中國日報網12月18日電(遠達)世界油價降低,盧布貶值,引發外媒強烈關註。《金融時報》尼爾?巴克利,席佳琳12月17日報道稱,俄羅斯正滑向一場金融危機,令人聯想起該國1998年的經濟崩潰。盧布昨日進一步暴跌逾11%,儘管俄羅斯央行在午夜時分戲劇性上調利率。
  盧布的動蕩顯示出向全球市場擴散的跡象,投資者大舉轉投避險資產,德國債券收益率跌至創紀錄低點。
  突顯政策制定者所受巨大壓力的一個跡象是,俄羅斯央行副行長謝爾蓋?什韋佐夫表示,當前局勢處於“緊要關頭”。他在莫斯科舉行的一場活動期間表示:“即便在一年前,我在最險惡的噩夢裡也想象不到會發生這種事。”
  俄羅斯消費者開始恐慌性購物,試圖搶在盧布進一步貶值前買入各種商品。與此同時,部分銀行由於客戶囤積美元和歐元而遭遇現金短缺。
  施羅德基金經理亞歷山大?莫斯利表示:“俄羅斯已陷入一場全面的貨幣危機。很難看到根本的壓力來源消失。”
  昨天,盧布兌美元匯率曾一度跌至1美元兌80盧布,隨後回升至1美元兌70盧布。自今年初以來,盧布匯率已下跌逾50%,令人回想起1998年俄羅斯發生國內債務違約、引發經濟崩潰的情形——儘管該國現在的公共財政和外匯儲備狀況比那時強得多。
  盧布暴跌之際,適逢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即將主持2014年最後一次貨幣政策會議。如果她釋放出明年將提升利率的強烈信號,那將會吸引資金迴流美國,從而加劇新興市場的跌勢。
  盧佈下跌的推動因素,包括各方對俄羅斯央行信心下滑、西方因俄羅斯插手烏克蘭事務而製裁俄羅斯、以及油價不斷下跌。昨天,油價自2009年7月以來首次跌至每桶60美元以下。這給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帶來了巨大問題。
  隨著盧布繼續下滑,俄羅斯總理德米特裡?梅德韋傑夫曾召集央行及政府的最高級別官員,就俄羅斯金融和經濟形勢展開緊急討論。
  目前,投資者和俄羅斯公民正在關註明天由普京主持的年度記者招待會,以便找到有關普京計劃如何應對危機的信號——尤其是他可能在烏克蘭問題上放軟身段、以求緩解西方製裁的任何信號。
  周一晚上,俄羅斯央行將利率緊急提升6.5個百分點至17%,但這一舉措未能阻止盧布急劇下滑,引發了俄羅斯政府可能出台資本管制的猜測。
  盧布暴跌在全球金融市場引發震蕩,促使投資者快速轉往高品質資產。德國發行的10年期債券的收益率首次跌至0.56%。與此同時,日本10年期債券的收益率降至0.36%的創紀錄低點。
  莫斯科Micex股指一度下跌逾8%,隨後有所回升。俄羅斯最大銀行——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股價下跌了17%,而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股價下跌了10%。
  《紐約時報》ANDREW E. KRAMER 12月17日報道稱,儘管俄羅斯央行非同尋常地大幅加息,盧布還在周二仍繼續貶值,進一步引發了該國金融業的恐慌,也向總統弗拉基米爾·V·普京提出新一輪的嚴峻政治和經濟挑戰。
  俄羅斯人希望已成為過去的場景在街頭重現:貨幣匯價顯示牌上的數字不停地變化,俄羅斯人衝進家電商場,搶購洗衣機和電視,以花掉手裡的盧布。
  “我們正在目睹一場經濟危機,”經濟學高等學院教授納塔利婭·V·阿金蒂諾娃(Natalia V. Akindinova)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我們看到盧布在大幅貶值,而央行現在沒有足夠的儲備來影響市場,不像前幾次金融危機時那樣。”
  金融市場尤其擔心的是,俄羅斯政府實際上已決定用印發鈔票的方式來解決不斷擴大的債務問題。周一齣現的盧布拋售的原因之一就是擔心央行實際上在靠發行新盧布來支撐國有石油公司俄羅斯石油。
  阿金蒂諾娃說,隨著壓力的增長,俄央行看來已陷入了“印鈔政策”,以幫助遭受低油價和烏克蘭危價導致的金融製裁擠壓的國有石油公司。
  貨幣交易商暗示,他們受到驚嚇,是因為擔心長期困擾著俄工商業的任人唯親和不透明的內幕交易,已經蔓延到貨幣政策方面。
  央行還增加了俄羅斯銀行系統的美元撥款,以提供購買盧布的資金,作為穩定貨幣努力的一部分。
  加息以及伴隨貨幣價值急劇下降而來的通貨膨脹,給俄羅斯經濟造成更大的壓力,其經濟已經遭到油價暴跌和西方製裁的雙重打擊,美國和歐洲因俄羅斯卷入烏克蘭的衝突而對其採取製裁措施。
  盧布價值的繼續下跌可能會讓普京面對艱難的選擇,也可能使他在與美國和歐洲的關係分崩離析之際,維持自己在國內享有的政治支持變得更難。
  雖然俄羅斯主要出口商品石油的價格下降導致盧布貶值已有幾個月了,但周一的油價實際上略有上升。分析人士稱,導致當天盧布暴跌的直接原因,是一個涉及央行與國家控制的俄羅斯石油公司的不透明交易的消息。
  《華爾街日報》12月17日報道稱,全球銀行正抑制現金流向俄羅斯企業,以應對盧布自199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嚴重的跌勢。
  知情人士透露,高盛集團於本周開始拒絕機構客戶參與某些以盧布計價回購協議交易的要求,以及其他旨在籌措資金的交易。
  銀行家與交易員說,這些限制一些盧布交易的措施,本周已在主要西方金融機構當中變得愈來愈普遍,儘管這些機構依然試圖從盧布的大幅波動中賺取利潤。大銀行採取這些措施是為了保護自己避免因盧布波動而蒙受損失,但這些措施可能會給俄羅斯的金融系統平添壓力。
  BBC 12月16日發表分析文章稱,在國際油價狂跌和西方烏克蘭危機製裁等多方作用下,俄國經濟正呈現自由跌落趨勢。盧布匯值在俄央行接連大幅提息動作後仍然難止跌勢。多方分析認為,俄國經濟面臨崩盤,而這對中國及全球地緣政治來說都將是一個有利有弊的極大變數。
  僅僅自今年以來,俄國央行為支持盧布,就已經用去近千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形容俄羅斯經濟已經臨至懸崖邊緣似乎並不為過。
  分析人士指出,石油價格如果進一步下跌,將使俄羅斯經濟陷入滯漲。原油價格每下跌10美元,俄羅斯出口將損失324億美元,該數額占俄羅斯GDP的比重為1.6%。而6月至今,國際原油已下跌了40美元,油價暴跌在5個月內使得俄羅斯GDP減少了6.4%。
  如油價維持在當前50美元每桶的價格,明年俄羅斯經濟增長率將為-2%,通脹率升至9%左右。若油價繼續暴跌至50美元每桶,俄羅斯會出現6%的衰退,通脹率高達13-15%,嚴重的滯漲使得俄羅斯面臨崩盤的風險。
  繼續惡化的經濟形勢將強化投資者悲觀預期,導致資本進一步外流,加速盧布貶值,陷入惡性循環。或許,俄國經濟面臨的危機才剛剛開始。
  如果油價大跌對世界第一大能源進口國中國來說正面影響較大,盧布狂跌和俄羅斯經濟面臨崩盤,則對中國影響更複雜化——利中有弊、弊中有利。
  首先是對於近年來大幅增加對俄投資的中國企業和商家來說,盧佈下跌和俄羅斯經濟負增長均是噩夢般的消息。
  《莫斯科時報》就最近報道了多個中國在俄大型投資項目暫停的消息。其中包括中國萬達等大型承包商承建莫斯科新地鐵和新地產開發區的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大型項目。
  這些最初以美元計價議定的投資項目,現在面臨俄羅斯方面只願意支付盧布的“尷尬”局面。
  其次是中國對俄出口也必將受到人民幣隨美元走強後的較大衝擊。
  與此同時,也有多方分析指出,油價和盧布狂貶,對於大量進口能源的中國來說並非全是壞消息。
  中國是全球石油消費第一大國,對外依存度接近60%。國際原油價格下跌有利於石油進口和戰略石油儲備。 據統計,僅2014年11月中國進口的原油就達2541萬噸,按年度約每桶40美元的降幅,月節省約73億美元。
  儘快中俄能源貿易中人民幣直接對盧布的交易比例和規模尚不清楚,但整體來看國際油價下跌也能降低整體能源成本,延緩輸入性通脹壓力,提高中國人實際購買力,有助於消費提升和企業盈利改善。油價和盧佈下跌從某種程度可以使中國政府有更大空間支持資源價格改革。
  在盧布、俄羅斯石油經濟和普京威權政府均面臨被稱之為後蘇聯時期最嚴峻挑戰的時刻,也有更多國際分析人士認為,一個被進一步削弱的俄羅斯將對中長期全球地緣政治產生不可估量的深遠影響。
  有多方分析認為,目前的盧布和油價危機,很大程度上與普京與西方爭奪烏克蘭控制權的博弈有關;而聚焦於烏克蘭博弈的俄羅斯或許正輸掉對中亞地區傳統勢力範圍的控制。
  而在中亞,俄羅斯的“失”則最可能成為中國的“得”。
  中國正力推絲路基金,用於修建貫穿中亞的鐵路,公路,管道等基礎設施,以重塑中國和歐洲之間的“絲綢之路”貿易路線。“新絲路”基建投入資金預計高達163億美元。
  對於中國而言,投資中亞一方面將最終有助於打通中國和歐洲市場陸上聯繫,另一方面將打通進入中亞豐富自然資源大道。哈薩克斯坦是產油大國,而鄰國吉爾吉斯斯坦則擁有巨大的礦物儲量,土庫曼斯坦則富有天然氣。
  分析人士指出,英國和俄國19世紀曾為爭奪中亞資源展開被稱為“大游戲”(The Great Game)的激烈抗爭。俄羅斯當時成了最後贏家。以至於直至“後蘇聯時期”的今日,中亞諸國仍與莫斯科關係密切。
  以中亞最窮國——塔吉克斯坦為例,據估計,該國52%的經濟依靠出國務工人員匯回家的錢,其中多數人在俄羅斯。世界銀行在10月份公佈的報告中指出,如今,出國務工人員匯款金額巨幅減少,拖垮了國內經濟增長,同時讓塔吉克斯坦更易受到市場衝擊的攻擊。
  最近,塔吉克斯坦副財長努拉列夫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中國將在未來3年內向塔吉克斯坦至少投資60億美元。塔吉克斯坦正希望中國投資能緩解俄羅斯經濟危機帶來的衝擊。如果得到證實,中國對塔吉克斯坦的註資規模將相當於該國GDP的60%。
  俄國眼下給予塔吉克斯坦的援助數額就比就微不足道了,每每僅以區區數百萬美元計。
  分析認為,一旦俄羅斯失去了維繫這種密切關係的經濟和政治硬實力,那麼隨之產生的新地緣政治真空,必然被中國和美國等虎視眈眈的大國占據。
  從全球範圍經濟和政治面來看,多方分析認為衰落的俄羅斯將至少短期內重挫“去美元化”陣營的力量。
  分析指出,俄羅斯、中國、伊朗等多國都長期希望能終結國際間的所謂“美元獨裁”制度。也就是國際貿易二戰後長期以美元計價,給與美國主導全球經濟的不公平強勢手段。
  繼伊朗和部分中東產油國多年呼籲原油貿易以歐元計價之後,俄中最近簽署價值逾4000億美元的天然氣協定也被認為是全球貿易“去美元化”的一大步。
  有分析預期,如果普京政權因無法輓回經濟頹勢而解體,那麼俄羅斯必然出現動亂和重組的新一輪權力爭鬥,而結果最可能是以美國和美元為主導的現行全球經濟體制至少中短期進一步強化。  (原標題:外媒關註盧布持續貶值,擔憂俄滑向金融危機 - 中文國際 - 中國日報網)
創作者介紹

LEUNG

bg02bgjaj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